今天是: 18luck新利吧始建于1956年,1979年被确定为济宁市重点中学,2001年通过市级规范化学校验收。 2007年新校投入使用,共投资近3亿元,占地面积近500亩,校舍总建筑面积 13万平方米。整个校园分为教学区、学生生活区、运动区和办公区四个区域,包括三栋教学,三栋学生公寓、实验楼、图书综合楼、办公楼、学生餐厅、大礼堂、专家楼、体育馆和运动场14个单体建筑。2008年12月顺利通过验收,成为一所省级规范化学校。18luck新利吧现有教师499名,其中一线教师430人,高级教师110人,中级教师130人,研究生以上学历人员36人,省优秀教师6人,省特级教师2人,市杏坛名师、特级教师8人。120个教学班,6000余名学生。学校以“建设成一所文化、文明、和谐、开放的现代化高中名校”为奋斗目标,以“士当弘毅、志存高远”为校训,以“倡文化文明、重习惯养成”为特色追求。。。。。。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18luck新利备用_www.18luckbet.me 通知公告 校园新闻 教育教研 园丁风采 学生天地 文学社团 文件法规 教育工会 群众路线 师生艺苑
您现在的位置: 微山县第一中学 >> 园丁风采 >> 教师作品 >> 正文
   园丁风采频道
          名师风采
          教育理念
          生活理念
          在线学习

第一届首席教师—…

第一届首席教师—…
   张  莉:张莉作品
张莉作品
作者:小荷    园丁风采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435    更新时间:2016/7/6

作者自介

张莉,18luck新利吧语文教师。自幼酷爱文学,读研期间主攻古典文学,尤爱“红楼”、“金瓶”。余于俗世,常感无力;而于读书,顿觉舒畅。读书之余,兴感之际,亦随兴所至,信笔属文。然成家之后,渐至中年,难免柴米油盐,鸡毛蒜皮,诸事繁冗,此固生活之常态,惟愿喘息之际,有好书可读,有别情可抒。西人海德格尔云:“人,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虽不必至,心向往之。

 

私房音乐及其他

/ 

我想喊,可是一张口就彷徨了,我在怕,说不清楚自己在怕什么。

多年前,听许巍很忧伤地唱《青鸟》:

“一次次,想和你一起归回;在梦里,和你在阳光里飞;再回味,那些事让我心碎;在夜里,飘入无尽的伤悲。天空如此美,却不知向何处飞。再见你,我的翅膀已破碎;阳光下,是你绝望的泪水。总在每一天,面临崩溃的边缘。我看不见,空白的昨天;我听不见,你温柔的呼唤;我看不见,曾幻想的明天;我看不见,那遥远的春天……

我立刻听懂了许巍内心的绝望与无助,这首歌反复听了很多遍。我曾经在日志里写:许巍的歌总是散发着浓厚的行走的气息。现在想来,也不全是,他对生活的表达是多样的,有时是绝望的,有时是无奈的,有时又是温暖的。他唱出了我们想表达却表达不出的情绪,比如那首《曾经的你》: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繁华∕年少的心总有些轻狂∕如今已四海为家∕曾让你心疼的姑娘∕如今已悄然无踪影∕爱情总让你渴望又感到烦恼∕曾让你遍体鳞伤……

昨天和笑嘉断断续续地聊音乐,这缘于她近来的一篇日志——《八月的保留曲目》。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朋友,热爱漫画(也爱画漫画),热爱电影,热爱摄影,热爱音乐。我和她未曾谋面,但我有种错觉,她就像是某个时间的我,看她最近的状态,立刻让我看到了另一个时间段的早已被我忘记的我。

她说她喜欢钟立风,哦,我似乎一年多没有特意听过他的歌了,记不得在哪个杂志上看过棉棉的一个访谈,她说她偏爱钟立风的歌,于是我便尝试听他的歌,那时正逢母亲节,听他唱《今天是你的生日,妈妈》:

今天是你的生日/妈妈我很爱你/长了这么大第一次说给你听/妈妈我告诉你我找到了真正的爱情/她的模样就像年轻时候的你……妈妈我在你的身上/看到所有女人的美丽和善良/终于知道为了什么你而哭泣/那些成长的点点滴滴/伴随着成长的幸福的回忆/都在我的心中永远不会老去……

唱得我竟有点醉酒的感觉,有那么点迷离的忧伤,又有那么点轻微的喜悦和幸福。而后我听他唱《在路上》、《雕刻时光》、《小妖》、《她为我编织毛衣》等等,依然是这种感觉,我知道这个歌手有种魔力:他能够把你的心情熨帖得恰到好处,将你纷乱的情绪的羽毛捋得柔顺无比。容许我很俗地想象一下,我觉得嫁给这样的歌手一定会很幸福,他对生活有种淡淡的却很持久的激情。看他在《鲁豫有约》里微笑着诉说往事和现状,有点意外,他执着地从生活中挖掘出他想要的东西,他吟诵他的歌词:沉默就像那头面对夕阳的牛……

听钟立风的那些日子也偶尔听听小娟和声音碎片的歌,他们的名字似乎是在《南方周末》上看到的。小娟和钟立风在同一期《鲁豫有约》上出现。听小娟说话,我知道她是个内心丰盈的女子,她唱《红布绿花朵》,内心的喜悦仿佛将要溢出来了。我决定等我结婚了一定要放这首《红布绿花朵》:

一块大红布哟红布绿花朵花朵朵朵笑哟花朵朵朵笑/红布做衣裳哟姑娘真漂亮/漂亮的姑娘哟就要出嫁了/一块大红布哟红布绿花朵/花朵朵朵笑哟花朵朵朵笑/头盖大红布哟姑娘羞搭搭/漂亮的姑娘哟就要出嫁了/嫁给心上人姑娘脸上笑/花朵一个样花朵一个样/嫁给心上人姑娘脸上笑……

李志这个歌手早已经如雷贯耳,因为唱歌很牛逼,别人都叫他李逼。接触他是缘于一个校友,也是未曾谋面,不过从他写的东西来看,是个文艺理性男愤青。那时他在我写的一篇关于安徒生《海的女儿》的评论下留言,是李志的《海的女儿》歌词,我听了听这首歌,漫不经心地听着,没什么感觉。后来,笑嘉分享了李志的《山阴路的夏天》,说实话,我是冲着歌名去听的,这一听就把我击中了。我爱上某个歌手往往是由于他的相对不太有名的歌,就像我喜欢许巍的《青鸟》甚于《蓝莲花》,喜欢汪峰的《青春》甚于《怒放的生命》一样。头一次听歌听到想哭,近来确实心情不佳,听李志唱道:

这次你离开了没有像以前那样说再见/再见也他妈的只是再见/我们之间从来没有想象的那么接近/只是两棵树的距离……我多么想念你走在我身边的样子/想起来我的爱就不能停止∕南京的雨不停地下不停地下/就像你沉默的委屈……

我从中听到了比爱情更多的东西。这首歌配乐比较华美:开头和第一段的吟唱都伴着安静的木吉他的声音,中间的空白和结尾部分是忧伤的大提琴和钢琴的低诉,使得这首歌饱满丰沛……

人的每一次失落都是对内心的找回与回归。世事淡漠已不可强求,那就让一切都随风,都随风吧。

(张莉,18luck新利吧语文组教师)

 

 

细碎的,细碎的……

/ 

晨起,阳光透过窗帘亮亮地洒进来,便知天气晴好,心瞬时娴静起来,这样的季节本打算出去走走看看海,却不想他十一加班,我垂头丧气,兴味索然。

他什么时候走的我并不知道,醒来时依然兴致大起,跃跃欲试,今天要穿运动服,连着十多天穿着拘谨,现在终于可以全身心地放松,于是洗了把手,懒懒地下楼。悄无一人,饭桌已撤,不吃了吧。难得清净,终于下决心整理一下衣物。自换季以来,夏季衣物占满了衣柜,一直没来得及整理。我慢悠悠把衣物搬出来,堆了一床,一件件叠着,衣服中潜藏的回忆也被我一一展开,小心叠好,细碎的幸福在心头漾开,漾开……

我喜欢在繁忙的生活中寻出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亦或是夕阳斜照的黄昏来整理旧物,这其中有难以言说的美妙。多年前,当我读到张爱玲的书,便为之着迷,爱不释手。

“请您寻出家传的霉绿斑斓的铜香炉,点上一炉沉香屑,听我说一支战前香港的故事。您这一炉沉香屑点完了,我的故事也该完了……”(《沉香屑——第一炉香》)“我给您沏的这一壶茉莉香片,也许是太苦了一点。我将要说给您听的一段香港传奇,恐怕也是一样的苦——香港是一个华美的但是悲哀的城。”(《茉莉香片》)

后来,偶然翻看她的《对照记》,便知她也是这般地喜欢翻看整理旧物,再后来我读到三毛的《我的宝贝》,也是如此狂喜不已。

我拿起一件红色的短衫:那强而不烈的阳光,那静谧的公园,还有那条曲径通幽的绿竹小径,顿时展开。当时头发的香气甚至都可以闻得到——南方的小城里曾经流连过北方的一个女子。

我轻抚着亚麻布料画着墨蝶的素色旗袍:微雨的师大,两个丫头淋着小雨在那里拍照臭美,她们总是一拍即合,然后迅速行动。

那条披肩展开:三月,油菜花灼灼开放,我迎风而立,伸展双臂做陶醉状,室友半蹲抓拍。

……

我一生最任性恣肆的时光恐怕都留在了师大,现今工作的自己终日也只是默默,那些可以倾心相谈的人早已散在了天涯。

前次放假回家,夜半辗转:好想继续念书,好想每天都是新的,这种停滞重复的生活早晚会厌倦。不然考博吧,辞掉工作考博。这突如其来的想法占据了我的心很久,可是,辛辛苦苦才与他相守又这样轻易放弃,于他也是不理解的吧,罢了罢了。

未放假前,便盘算着出去走走,但真要出行,心中却还是惴惴,那是对未知本能的恐惧,到底是缺乏勇气的人。

旅行应该是对当下生活常态的短暂逃离,一个包,一个相机,走走看看,与许多人碰撞而后离开,以此找到继续生活下去的勇气。

闲话少叙,打点行囊,准备出发。

 

私房音乐之《白银饭店》

/ 

关于张玮玮和郭龙的故事,在看老罗二零一二夏季演讲视频之前,我一无所知。演讲结尾老罗特地表达了他对张玮玮、郭龙专辑《白银饭店》的欣赏。那天他们演唱了《米店》,两位中年男人,一个抱着手风琴吟唱,一个配合他——用乐器和声音,张玮玮唱,“三月的烟雨飘摇的南方,你坐在你空空的米店,你一手拿着Luophone(苹果),一手拿着命运,在寻找着自己的香”。我并没有觉得他们有多么特别,倒是左小祖咒,在看视频之前,辉哥就告诉我说,“哎呀,结尾那位老先生唱的歌,真是扛不住啊”。真看到他出场的时候,我笑了,原来是他,牛逼的人。早几年听过他的几首歌:《乌兰巴托的夜》(为数不多的不跑调的歌)、《小莉》、《我不能悲伤的坐在你身旁》、《野合万事兴》等等,他的歌大多是“跑着调”的,我觉得他唱得好玩,偶尔听听,后来我问阿臣左小祖咒唱的那首《小莉》怎么样,他说,“很好呀,他唱得很动情,不错;前面那首(张玮玮的《米店》),我没什么感觉”,听此,我倒是吃了一惊。

扯远了,再来说张玮玮,后来我倒是找来几首他的歌来听,漫不经心地听,听听也就放下了,笑嘉很喜欢,说“《白银饭店》这张专辑多好呀”,我并不在意,听懂一些音乐是需要时机和心境的,对我来说是如此。这个月听民谣比较多,顺便在 Songtaste下载了《白银饭店》这张专辑,歌词写得没的说,比一些蹩脚的诗人作品不知要高明多少。我很用心地听,旋律、歌词、乐器。现在闭上眼睛,旋律就在我脑海里循环播放,十一首歌也能唱得上来。但是有些歌还是听不懂,比如《雾都孤儿》、《白银饭店》怎么都想象不出来那种意境。我一贯坚持这样的观点:听歌、看作品,只听只看就好了,何必去管歌手作者呢,就像我吃鸡蛋就可以了,何必关心那只下蛋的母鸡呢。但是我发现这不行,对歌手还是要有些了解的。前天晚上,逛豆瓣,一网友把专辑内页的文字敲上去了,共段,文字素朴干净,淡淡的落寞感伤夹杂着自嘲式的幽默。他讲的是他的过往,与《白银饭店》有关,原来“白银”是一座城市,张玮玮、郭龙的家乡——甘肃省白银市。他写道:

那里是地球,东经一百零三度与北纬三十五度之间,孤零零的白银。 

五十多年前,在那片戈壁滩上发现了一个巨大的矿,随后很多人从各地来到了那里。他们架起各种大型机械不停地往地下挖,直到把那片荒凉的戈壁滩挖得灯火通明,兔走狼奔。 

而“白银饭店”则是白银市最好的宾馆,他们是那里的歌手:

白银饭店本来是供各路开拓者落脚的国营招待所,九十年代初被私人承包,修建后一举成为城中最好的宾馆。我们和它的关系源自它的一楼,那里曾经有个舞会。 

在众多娱乐方式还没有诞生的年代,率先亮起霓虹灯招牌的舞会,像通往新世界的入口一样挤满了年轻人。不会跳两步交际舞的人,成了孤独的人。 

每晚各厂矿的红男绿女们换掉工作服准时来到白银饭店,舞会中间的舞池像条河一样,把他们分隔在两岸。开场后小伙子们前赴后继地奔赴对岸,一手放在背后一手伸向心仪的姑娘,装作很得体地说一句:姑娘,给个面子吧! 

哈哈,看到这段文字我立刻懂得了《白银饭店》这首歌的意境。

接着他写道:

在那个惨兮兮的戈壁停电夜,我们坐在白银饭店门口的马路边上,弹着吉他喝酒唱歌。像是从上辈子那么远的地方喷出来的最后一口浓烟,大雾一样朝我们笼罩而来。大家都有点醉了,看着四周慢慢变得模糊起来。 

老天,《雾都孤儿》原来是这样的!我当时听的时候,老是想起狄更斯的同名小说,这哪跟哪啊。

段文字总是让我想起贾樟柯的纪录片《站台》中的人物。

张玮玮和郭龙的认识也颇有意思:

我和郭龙第一次见面是一九八九年的秋天。还有一周升中学的我,拿着家里人给的两毛五分钱去新华书店买三角板。途经一片沙枣树林,突然出现了几个穿着黑背心的人,毫不留情地抢走了我的两毛五分钱。郭龙就是其中一个。 

中学开学,我在同校学生里发现了沙枣树林里的那几位。胆战心惊地过了一个学期后,我和郭龙成了朋友。

我们都出生在一九七六年。那年一月敬爱的周总理去世,举国悲恸之后的夏天,郭龙先我一步出生。之后朱德总司令去世,唐山大地震,毛主席去世,神州大地在接踵而至的追悼会哀乐里乌云密布。我,出生了。因为多了这短短半年的胎教,使得日后不论何时何地,我的表情总会显得比郭龙苦那么一些。 

郭龙是个沉默的男人,他默默地坐在一个角落为张玮玮伴奏,相比张玮玮而言,他是灰色的,但却是不可缺少的,他平静,与世无争,这并不容易。

他和张玮玮各安天分。

这张专辑做得很精致,张玮玮自述:

这张专辑里的歌,大部份写于0709年。那期间我从北京永安里搬家到了东直门。20109月,为了可以更踏实地录音,我又从东直门搬到了这张专辑的录音棚所在地——北京青年路。

2011426,这张专辑结束前期录音。秋天万晓利又为这张专辑工作了近五十天,结束它的后期混音。

五年过去了,我也从北京搬到了南方。时过境迁,当我听着这些歌的时候,我明白了它的意义:它记录了我生命中的一部份。

坎坷的乐手转型之路上,我迈出了个人的一小步。如今我迫不及待地想拿出这张专辑,因为这样我才能和它告别。下一步,山长水远。

如果按我的喜欢程度给这张专辑中的歌排序的话,应该是:

1.《哪一位上帝会原谅我们呢》(《原名《革命杀手》)《两个兄弟》《庙会》

2.《米店》《雾都孤儿》《水手》《白银饭店》

3.《秀水街》《永安里》《小路》

4.《一个人》

除了《庙会》(左小祖咒作词)、《永安里》(王原作词)之外,其他词均由张玮玮完成。每首歌都是一首很好的诗。

看《一个人》的歌词,有这样两句:

当对岸灯火昏黄的小酒馆打烊时

喜马拉雅山南麓丛林里千百万片树叶缓缓滑落

记得张枣有首诗——《镜中》,写得很棒,开头两句是这样的:

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 

梅花便落了下来  

我一直觉得这两句真是绝妙,如有神助。现在看来,张玮玮的这两句丝毫不逊色。如果用影像来反映的话,两个镜头跳转(蒙太奇)组接在一起,中间该会容纳多少想象啊。

《庙会》的旋律和歌词都很俏皮,风格与其他几首略显不同,左小祖咒太有才了,歌词很诡异,不着调:

我爱你,我爱你

你这个感冒的小春天 

当我甜滋滋地服完一周的果导片 

一只瘦驴听着这悠扬的转调

 

你坐在我身旁

我站在你身旁 

看着牛羊,走错方向

 

一个长得像你的姑娘 

笑得死去活来 

前两句和最后两句真是太爱了,怎么能这么好玩?为这几句向左哥致敬!

《哪一位上帝会原谅我们呢》旋律先吸引了我。

你是沿江而來沉默的革命杀手我是阁楼里面失败的三流演员你要向东方去干掉某个人的明天我要换一个名字我要去南方”

哥儿俩去了很南的南方——云南,每天对着苍山练琴。我一直觉得人不能静止在一个地方,人必须要行走,而每一次行走都将是重生。

《雾都孤儿》唱起来迷离孤独,真像隔着很浓的雾气似的,其实那是工厂里的烟囱冒出来的浓烟。事隔多年,张玮玮回想那座被掏空的城市,回想那片荒凉的戈壁滩,用文字和旋律记录下了自己的感觉。

这张专辑是先有旋律,然后歌词才从中“长”出来,张玮玮说:

我把写好的旋律录下来,一遍遍地循环播放,然后就在那个永不疲倦的旋律里坐着,等着歌词自己长出来。慢慢地我就注意不到那个旋律了,时间变得缓慢无比,好像稍不留神我就会和我的房间一起,从这个城市里消失掉。

这个月泡《白银饭店》,像是读了一本小说,我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中年男人的声音,沧桑怀旧,俏皮中带着稳重,他的激情则像一股潜流隐藏在声音里缓缓流淌。而接下来的几天我会像《米店》中唱的:“我会洗干净头发,爬上桅杆,撑起我们葡萄枝嫩叶般的家。”

园丁风采录入:xhwxs    责任编辑:xhwxs 
主办:微山县第一中学  电话: 05378264888  站长:孙振 朱耿峰 刘树友 网站后台登陆
鲁ICP备14014470号 网络支持:北京新网数码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张九龄(QQ:496138364)